希盟执政一周年:马来人及伊斯兰课题

从观感上,明显的伊党─巫统试图制造一种印象,就是希盟政府被民主行动党主导。更严重的是,大多数马来社会都接受这样的印象,即使是那些曾经支持希盟的人。

从书展看大马穆斯林

当我到印尼书展时,我会想找有关孙子兵法、希特勒战争史和有关兴都教的马来文读物。这种马来文读物在我国非常难找,但在印尼非常容易找到,而且有许多不同的版本。

伊斯兰与君主制

他们总结出,在伊斯兰,权位应是依据能力而非世袭来安排。至于继承者的条件,这一派伊斯兰学者认为,继承者必须符合两项基本要求,即能力和诚信。

我国伊斯兰为何倾向保守?

到这些国家深造的马来穆斯林,心理上也会受到影响,当他们返回我国时,他们的社交圈也有所局限。他们与不同的宗教社区和族群沟通时,会感到不自在。因此,他们多少都会对非穆斯林存有偏见。更何况,马来西亚的政治发展仍然是以种族和宗教为取向。

宗教司扎基尔爭议

由於他以辩论方式来传教,所以在他的许多演讲中,与他不同宗教的观点,都会遭到反击。这些反击观点,不仅针对兴都教和基督教,也包括穆斯林,特別是什叶派的宗教观点。

尊重所有宗教

我担心,较后对穆斯林施加的惩罚,可能会引起不满。事实上,我们可以想像:如果判处少过10年又10个月的监禁,非穆斯林会不满;如果判监禁超过10年又10个月,则会引起穆斯林不满。如此情况下,將加剧不同宗教之间民眾的偏见。

勿称非穆斯林为Kafir

尤索卡拉达维就指出,《可兰经》不曾以异教徒来称呼非穆斯林,除了那一些敌视及对抗伊斯兰的人。他解释,在称呼友好的非穆斯林时,《可兰经》称呼「人」,或者「基督徒」,或「亚当之子」。

万吉:跨界交流消除偏见

我讲解伊斯兰,与其他伊斯兰传教士可能有所不同,他们有可能只说出伊斯兰的正面,但我选择坦然相告,承认伊斯兰歷史上充斥政治与现实的黑暗面。对我而言,对宗教的自信,应建立在诚实对待事实的基础上。

以宗教之名撒谎

將宗教带进政治论战,有时將带来很大的影响──即为了权力,利用宗教。这就是为何会出现宣称撒谎是伊斯兰教义中允许的要素。

禁止庆祝情人节?

《圣训》虽然指出,伊斯兰庆祝开斋节和哈芝节,但这不意味伊斯兰禁止庆祝其他节庆。更何况,有关的节庆与宗教无关,而仅仅是一种社会文化所接受的庆典。

伊斯兰和马来人如何看猪

马来人社会对猪的不安,就像他们对狗一样。这种焦虑不是基於宗教,而是源自对宗教的詮释。从马来人文化角度来看,这两种动物令人厌恶,甚至「狗」或「猪」等同於咒骂人的字眼。

伊斯兰禁非穆斯林当领袖?

很多穆斯林,尤其是我国的穆斯林,时常表明伊斯兰禁止非穆斯林出任国家领导人。他们最常用的论点是,《可兰经》的经文第3章第28节所指:「信道的人,不可捨同教而以异教徒为盟友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