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正党还能迎头赶上吗?

当下来势汹汹的拉菲兹挑战安华,就如二十多年前锋芒毕露的安华挑战马哈迪一样。如果人类之所以进步,主要是因为下一代人不听上一代人的话(倪匡语录),则安华唯有坦然面对这个历史定律,并确保自己不像马哈迪那样,以低劣手段罢黜挑战者。否则安华若让自己变成了马哈迪,则安华所剩无几的政治遗产,都要输个精光。

陆菲狄:言论自由的斗士

我于是就想起了陆菲狄,在这个新闻碎片化、言论两极化、彼此在各自同温层里隔空喊话的年代,我们或许就需要像陆菲狄这样的人,把不同源流的想法、观点拼凑,互相对话、彼此激荡,而不是相互撕裂,各走偏锋。

Mat Kilau与行动党

此电影引起一些学者的忧虑,甚至苦思多元价值、兼容开放的论述,能如何以不同管道、面貌呈现,与保守、排外的右翼论述竞争,争取主流社会的共鸣。

希盟要不要成全土团党?

在“一对一对垒国阵”的模式中,希盟与土团党互惠互利的是——提高各自议席数目,与此同时不让马来西亚回到“一党独大”的局面;惟在此模式中,土团党受惠更大,因为只要掌握可观议席数目,这个从巫统分裂出来的政党就不会在第15届大选后泡沫化,然后再以手上的筹码,部署下一轮博弈。

依斯迈沙比里:最幸运的首相

总的来说,在看似刀光剑影的僵局里,依斯迈沙比里幸运地掌握了最好的条件,把张力化为平衡。依斯迈沙比里在混局中脱颖而出,主要靠的是运气,更胜于实力。他当下若推动改革而丢失巫统支持,希盟能遵从协议延续其首相任期,而他还能倒过来把希盟夸口答应了却走不完的最后一里路,一口气做给你看。

伊黨:是敵是友都是對手

天下沒有如此便宜的午餐,如果重復炒冷飯,就不要假裝驚訝何以選情熱不起來。認清目標、劃清底線,有條件時進擊,遇局限時妥協。政治是博弈,不是辯論會。如果認定伊黨沒有回頭路,那就踏踏實實經營社會思想光譜中的進步力量,讓它壯大成主流、有朝一日取代伊黨吧!

再输两届大选,希盟能执政吗?

于是,我们不用抬头就能看到瓶颈——只要各群体之间没有共识,身份认同议题的分歧与矛盾,必然撕裂这个多元社会,同时将少数群体逐步排挤到边缘。要打破僵硬教条、打造新观念,这个社会需要有社会学、历史学、城市规划专家等背景的知识分子,而非仅仅让宗教司以狭隘单一的视角,垄断舆论。

华裔选民还“火”吗?

最后,浅见以为,希盟领袖当下要做的,不是缅怀过去群情汹涌的群众大会,以民粹论述煽动华裔选民情绪,幻想能催谷九成以上的支持率;反之,应该顺著政治气氛冷却之势,理性成熟处理各族群的矛盾,打造共识以重新凝聚支持。

行动党──从未来回望当下

政治关乎理想,也贴近现实。一把捉住所有糖果想统统拿走的孩子——挣破瓶子,割伤手腕,是最后难免的结局。

华教领袖能做什么?

可以这么说,若台面上的华教领袖,也具备摆得上台面的马来语或马来文,必能为华教运动扫除第一道沟通障碍,即便各持己见亦能将分歧梳理清晰,而非鸡同鸭讲,各说各话。然而,单单掌握马来语或马来文恐怕不足,华教领袖还必需拥有“全民”形象,向所有马来西亚人展示华教的核心价值与终极关怀。

安华的去留,希盟之离合

延伸下去,安华若真退位,希盟最好推出配套方案,否则事倍功半,甚至平白浪费了一次制造新气象的契机。如果退下的仅仅是安华,然后驰骋政坛多年的资深领袖林吉祥依然老神在在,每天发文告指点江山,不管接位统领希盟的是赛夫丁(公正党现任总秘书)、努鲁依莎或拉菲兹,都无济于事。反之,由于资历辈分的关系,马来社会更怀疑赛夫丁、努鲁、拉菲兹等辈,能否驾驭林吉祥,甚至林冠英?

天堂与地狱之外的世界

对峙的双方隔空互呛,一方把对方标签为保守、极端;另一方则将对方判入地狱。极少人愿意理解,甚至在乎标签背后的理据、判决背后的判词。反驳,于是就只剩下动作与姿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