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ICERD集會以後

希盟急需處理內部分歧,在「身份認同政治」爭議上打造基本共識,然後啟動宣傳機器,在每一個決策之前,散播正確訊息、做足論述鋪陳的工作,遊說並爭取大多數者的認可。

走出去,踏进来

自己走出去,也让他人走进来,是当下马来西亚人应该展现的自信。语文局开放门户、释放善意,立志成为属於全体马来西亚人的机构——这无论如何都是值得肯定与嘉许的。

当下马来政治浅析

巫统作为马来人最稳固的堡垒垮了,如今更陷入领袖欠缺道德威望的危机。具备领导权威的领袖如马哈迪与安华,却处身基层尚未稳固的土团党与公正党。伊党在穆斯林社会眼中拥有道德形象,但若无法证明本身专业执政能力,扩张成为主流就有难度。

马哈迪会交棒给安华吗?

不管基于什么理由,或採用什么手段阻止安华上位,只会打击马哈迪2.0欲塑造的「革新」形象。届时,95岁的马哈迪,已经越来越少条件去应对另一场激烈的权力斗爭,也来不及再为自己重塑形象、奠定歷史地位了。

巫统困境,国家困局

此时此刻,希盟必须停止利用巫统的困境,作为各党博弈的筹码。要建立新马来西亚,就该推动选举制度改革,让为不同议题斗爭的政党可以生存;也让不同政党之间的张力,维持一个多元有竞爭的政治生態。

走调的公正党党爭

遗憾的是,公正党在改朝换代以后的首届党选中,政策理念、方向路线之辩论,几乎缺席。国產车3.0与公共交通之间要如何取捨、国语地位与多源流教育之间的拉扯、世俗体制与宗教法律之间的张力,都没有成为焦点。

烈火莫熄二十年

509的改朝换代被喻为马来西亚「第二次独立」,媒体对「新马来西亚」的称呼乐此不疲。但在巫统的废墟上,我们要建构什么样的精神——这个讨论似乎还不够彻底、深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