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斯兰:法学与价值

在先知及门徒领导的伊斯兰时代,宗教的实践更注重于价值观。当时伊斯兰关注的是人文、正义、美学、关爱、智慧等。之后,宗教的实践开始注重在法学上,即倾向于“清真”和“禁制”的条规。强调法学的伊斯兰,让伊斯兰被视为僵化封闭。因此一些伊斯兰学者提出省视伊斯兰的价值观,虽然早期面对阻力,但随著时间推进,这逐渐被接受。

万吉:拒绝恐怖主义利用宗教

当下喊出的普慈众生(rahmatan li al-Alamin),这口号是由一些伊斯兰学者如叙利亚的赛拉曼旦(Dr.Said Ramadan al-Buti)和毛里塔尼亚的本巴雅(Ben Bayyah)推动,以拒绝恐怖主义。这关爱众生的口号,不只盛行于阿拉伯国家,也开始流行于马来西亚,成了当下执政者的口号。最后,希望马来西亚国民能和平、安宁、容忍和和睦的相处。

政治人物指责前应谨慎

简单总结,首先,指控IUMS与恐怖主义有关联是失准的,甚至是错误的。其次,IUMS成立是要团结伊斯兰各教派的,并拒绝任何以宗教之名犯下的罪行,例如IS(恐布组织)。第三,把该联盟视为恐怖组织,更是错误的。因为,阿末阿拉苏尼在打击恐怖主义,尤其IS课题上,立场是非常坚定的。

领袖非马来人不可?

《可兰经》中上苍就有言:“最能干活的人是那些有工作能力和值得信赖的人。”依据这两项要求——能力及诚信而选出的执政者,将会不分种族、宗教及肤色给人民带来好处。

巫伊需自证非种族主义

虽然这是民主的权利,但巫伊应避免利用宗教及种族的情绪。因此,巫伊两党领袖不只应避免发表含种族及宗教情绪的言论,也应确保党员不煽动这些情绪,因为这最终不利国民的关系。

信仰自由

我认为,如果允许伊斯兰所有教派以论述来竞争,不受当局的干扰,这将可提升我国伊斯兰素质──穆斯林将不是盲从的信仰,而是有理念、论述的信仰。

穆斯林产品或有品质产品

当我们面对竞争失败时,要找出产品不销的症结,而不是依靠宗教之名,例如将产品标记为“伊斯兰(sunnah)食品”等来竞争。正确的方法不是指责别人的产品,而是采取具生产力的思维,产出比别人更有素质的产品。

父母改教后孩子的信仰

在伊斯兰文本中,有一些是明确的,有一些则需要伊斯兰学者/宗教师的诠释(ijtihad)。在一些属于诠释的事项,应考虑公共利益因素,例如避免冲突。尽最大努力减少伤害,并寻求让各方都能接受的双赢智慧。

向扎基尔建言

我们不能否认一个重要因素,这个国家的法律允许伊斯兰向非穆斯林传教,而非伊斯兰教却不能向穆斯林传教。这一现实,或多或少造成马来西亚非穆斯林社会的不满。因此,类似扎基尔反驳其他宗教观点的作为,无疑会带来问题,引起各族间的不和。

爪夷字:知识或传教?

基于爪夷字被视为伊斯兰文字,因此爪夷字课程只应是一种推荐和选择性,不应是强制的。这才是符合伊斯兰不强迫的精神。

知识将因恐惧而退化

在欧洲启蒙运动前,教会拥有庞大的权力。他们阻止有违他们思维的知识传播。他们不仅使用权力,也制造恐惧,结果欧洲陷入黑暗时代。当反抗者成功后,欧洲文明也日益强盛起来。最终,我们看到如今的英语社会被视为知识社会。这是我们要打造知识文明应努力学习的方向。

权力塑造的宗教?

有时我想真理难以传播,因为当权者决定了其诠释意义。即使拥有良好的参照和论述也不会被视为真理,因为某方有权力阻止与他们有不同的诠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