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思伊斯兰运动

根据沙阿里宋吉,当全球伊斯兰运动的领导人在討论落实伊斯兰法时,安华谈论的是更根本的国家概念,如自由和正义。

马来西亚属於谁的?

一位大叔插口,拋出了一个论点:一名屋主,可以把屋內的其他人赶走,但在马来西亚,马来人不能驱逐其他民族。因此,「这国家属於马来人」的论述並不正確。他进而断言,其他民族也如马来人般拥有这国家。

语言:身份和需要

不能强迫消灭每个民族的母语。对每个民族而言,语言是其文化和身份的堡垒。马来语是马来人身份的象徵,同样的,对华社、印裔、阿拉伯人、土耳其人等,亦是如此。

万吉:伊斯兰反歧视

先知强调,阿拉伯人不应自认为比其他民族更高尚。在世界上,人人平等,不分出身、民族、种族和肤色。在后世,一个人的地位,是依据他在世时对真主的忠诚来衡量。

罪过与罪恶之分

令人省思的是,先知在临终时,只叮嘱活著的穆斯林要维护其中三项,即生命、財產和尊严。问题是,为何先知临终时没强调其余三项(宗教、传承和心智)?

马来人主权论

先知穆罕默德曾因为其阿拉伯族的友人阿布扎尔卡法里(Abu Zaral-Ghiffari)称呼(非洲)埃塞俄比亚的友人为「黑人女子的儿子」而生气。在圣训,先知说,「阿拉伯人不比其他国家人更高贵。」

从伊斯兰角度看死刑

对于谋杀罪,当证明凶手是蓄意时,法官不能直接判处死刑,而要询问受害者的家属是否愿意原谅。如果受害者家属选择不原谅,则杀人者將判处死刑。然而,《可兰经》经文也有建议受害者家人选择宽恕。

伊斯兰学者论述酒

原则上穆斯林是禁止喝酒的,但如何定义酒,伊斯兰学者之间却有不同观点。虽然穆斯林禁酒,但穆斯林不能禁止非穆斯林饮酒,更何况在一些非穆斯林的宗教里,饮酒是允许的。

宗教局检举没遵守教义?

著名伊斯兰宗教师奥卡杜里(al-Imam al-Qurtubi)曾说,先知的好友赛汀奥玛统治时,並没有对喝酒的友人採取法律行动。此外,先知另一个友人阿都拉曼奥夫,与赛汀奥玛也没有採取行动对付在其家喝酒的拉比亚乌玛,虽然他们知道后者如此做。

灾难时的滑稽谬论

信仰宗教的人很多,但是,並不是很多人以知识方式来信仰。事实上,不少更是盲从的信徒。真理不一定来自宗教人士,反而许多时候只能由非宗教人士来解释。宗教应该建立在思考和知识的基础上,而不是盲从宗教人士。

伊斯兰允许殴打妻子?

这一派认为,《可兰经》中的这一句「dharb」並不是殴打妻子,而是以良好的方式与妻子离婚。这也与《可兰经》中谈及以良好方式离异妻子的经文相符合。

反对童婚

为了达到婚姻的幸福,施压政府制定18岁为最低结婚年龄,並没有违反伊斯兰教义,反而可视为合情合理。